为人君而不知《通鉴》【www.649net】。为人君而不知《通鉴》【www.649net】。为人君而不知《通鉴》【www.649net】。 司马光
司马光的一生更以渊博的学识,历任我国北宋时期的五朝名臣,并于晚年创作了煌煌史著《资治通鉴》,是我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和历史学家。
司马光简介 司马光,字君实,号迂叟,汉族,陕州夏县涑水乡人,世称 …
司马光
司马光的一生更以渊博的学识,历任我国北宋时期的五朝名臣,并于晚年创作了煌煌史著《资治通鉴》,是我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和历史学家。
司马光简介
司马光,字君实,号迂叟,汉族,陕州夏县涑水乡人,世称涑水先生,北宋政治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。历仕仁宗、英宗、神宗、哲宗四朝,卒赠太师、温国公,谥文正,为人温良谦恭、刚正不阿;做事用功刻苦、勤奋。以日力不足,继之以夜自诩,其人格堪称儒学教化下的典范,历来受人景仰。
宋仁宗时中进士,英宗时进龙图阁直学士。宋神宗时,反对王安石施行变法,朝廷内外有许多人反对,司马光就是其中之一。王安石变法以后,司马光离开朝廷十五年,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《资治通鉴》。生平著作甚多,主要有史学巨著《资治通鉴》、《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》、《稽古录》、《涑水记闻》、《潜虚》等。
司马光的主要成就反映在学术上。其中最大的贡献,莫过于主持编写《资治通鉴》。宋神宗熙宁年间,司马光强烈反对王安石变法,上疏请求外任。熙宁四年,他判西京御史台,自此居洛阳十五年,不问政事。这段悠游的岁月,司马光主持编撰了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《资治通鉴》。司马光的独乐园,既是他的寓所,也是《资治通鉴》书局所在地。这里环境幽美,格调简素,反映了园主的情趣和追求。其书局在汴京时已奉诏成立,除了司马光之外,当时的著名学者刘恕、刘攽和范祖禹都参与了书局的工作。其中,司马光任主编,刘恕、刘攽、范祖禹为协修,司马光的儿子司马康担任检阅文字的工作。司马光来洛阳后,便把《资治通鉴》书局由汴梁迁到洛阳。在独乐园中常住的不仅有书局的工作人员,当时洛阳的名贤如二程、邵雍、文彦博等也常来此聚会,堪称是一个学术中心。
他在《进资治通鉴表》中说:臣今筋骨癯瘁,目视昏近,齿牙无几,神识衰耗,旋踵而忘。臣之精力,尽于此书。司马光为此书付出毕生精力,成书不到2年,他便积劳而逝。《资治通鉴》从发凡起例至删削定稿,司马光都亲自动笔,不假他人之手。
《资治通鉴》是中国最大的一部编年史,全书共二百九十四卷,通贯古今,上起战国初期韩、赵、魏三家分晋,下迄五代末年赵匡胤灭后周以前,凡一千三百六十二年。作者把这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史实,依时代先后,以年月为经,以史实为纬,顺序记写;对于重大的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,与各方面的关联都交代得清清楚楚,使读者对史实的发展能够一目了然。宋元之际史学家胡三省说:为人君而不知《通鉴》,则欲治而不知自治之源,恶乱而不知防乱之术。为人臣而不知《通鉴》,则上无以事君,下无以治民。乃如用兵行师,创法立制,而不知迹古人之所以得,鉴古人之所以失,则求胜而败,图利而害,此必然者也。王应麟说:自有书契以来,未有如《通鉴》者。清代大史学家王鸣盛说:此天地间必不可无之书,亦学者不可不读之书。近代著名学者梁启超评价《通鉴》时说:司马温公《通鉴》,亦天地一大文也。其结构之宏伟,其取材之丰赡,使后世有欲著通史者,势不能不据以为蓝本,而至今卒未有能愈之者焉。温公亦伟人哉!
司马光的故事 剥胡桃
司马光五、六岁的时候,有一次他拿了一只青胡桃,请他姐姐帮忙剥掉胡桃的皮,姐姐忙了半天也没有剥下皮,就生气地走开了。一会儿后,家里的女佣过来,知道司马光想吃胡桃,就舀来一碗开水,把青胡桃放进水里。胡桃经开水一泡,很容易皮就剥下来了。司马光的姐姐从里屋出来,看见他在吃胡桃,就问胡桃皮是谁剥的。司马光说:当然是我剥的,我想了个办法,用开水一泡,这皮就剥下来了。正在这时,司马光的父亲走进屋来,狠狠地训斥说:你这孩子,怎么能说谎话!原来,女佣替司马光剥胡桃皮的情景,恰好被父亲在窗外看得一清二楚。司马光知道自己错了,马上低下了头。从此,他牢记父亲的教诲,老老实实做人,再也不撒谎了。
制警枕
司马光退居洛阳的时候,着手写《资治通鉴》,他用圆木做了一个枕头,取名警枕,意在时刻警惕自己不要贪睡。头枕在这样一块圆木头上,进人梦乡后,身子只要稍微一动,警枕就会滚动,将自己惊醒。惊醒后的司马光立即起床,继续握笔写书。
卖马
司马光在年老的时候,日子过得比较紧。有一次,家里没有钱用,他吩咐一位老兵把他相伴多年的坐骑一匹老马牵到市场上卖掉。老兵临走时,司马光叮咛道:这匹马曾犯有肺病,要是有人买马,你要据实告诉人家。老兵私下笑他迂腐,却不能理解他对人诚实的用心。司马光竟然如此真诚,这在一般人看来,简直是不可思议的。
恭敬兄长
司马光的哥哥司马旦八十岁左右时,司马光也年事不小了,但照料兄长从不委由仆人代劳,都亲自操持。侍奉兄长就如同侍奉父亲一样地尽心尽力。尤其老人家体质羸弱,消化不良,需要少吃多餐。所以每当吃完饭不久,司马光总会亲切地问候哥哥:您饿了吗?要不要再吃点啥?几乎是时时刻刻地关注,就如同照顾婴儿般地无微不至。天气稍稍转凉,司马光就常常轻抚着兄长的背,并关切地问道:衣服嫌薄吗?会不会冷?日日与兄长相伴嘘寒问暖,这是何等的温馨感人!谚语说:一回相见一回老,能得几时为弟兄?司马光将兄弟间真挚的友爱做到了极致,传为古今的美谈。